影子傳奇

關於部落格
bunun's isang
  • 206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原住民規範我思

回頭正視原住民族法規
邦卡兒˙海放南
摘要
原住民族自有一套族群規範,從自然與心靈發展不同的禁忌或規範,在部落規範有長老制度,家中尊居長者,以致在外征戰與談判以lavian為首,在許多的規範裏頭無不以族群傳統為依循,圍繞整個社會、政治與法令是在整個部聚落遵照這個系統,在部落的發展中有不同的歧見引起紛爭,都必須站在族人中被審判,審判的人是具有公正以及名望的人,對於事情判決以公義原則,從天的律法觀念以及自然大地規範讓部落遵守,現在有多如牛毛的法令,卻也無法阻止違法,很多的問題似乎無法從外力的規範來要求遵守,細想髒亂污穢的現代,應該從基本的人與天、道德規範來發展更適合人的法律。
 
關鍵字:規範、審判、公義、法律
 
一、前言
原民族的傳統規範是依循著天、地、自然、精靈,與目前的法令是完全不同的觀念,法令還分區域與族系,如有所謂德國系統、日本系統、美國系統等等…..,也分所談國際與海洋不同的法規,誰會去知道這麼奇怪複雜的法令,法令是為什麼設的,是因為要人避免去違反他人的身體或侵占財產,為了一個基本簡單的人與人之間的誰可以或能不能來創造出了許多很難讓一般人了解的法令,法令成為束縛與枷鎖,對你我產生一般性的威嚇,也引起有力人士的貪贓望法,國家的法令是要保護所有人民,這是最初的小法與目的,我們回頭檢視現在的狀況是法令的制定是對少數人有益,對於弱勢是無意義,而且是一種傷害,這是有問題的。
談到法令;談到審判;幾乎都是有恐懼地的,我是對的而我卻無法伸張正義,有辦法的可以將黑的成為白的,人說有錢判生沒錢判死的,法令是可以被左右,只要你有能力,能力包括金錢權力或人際關係等等……,法令的設置是有幫助嗎?許多人都懷疑,學法的最清楚裏頭的複雜性。人最原始的天地與精靈崇拜與現在的法令看起來都是規範,但單純的法令也許才是守護單純的人。
 
二、目的
        宗教的法規非常嚴格,很多的法令在於對神的崇敬與人的關係,以基督教的律例最有名的首推十誡,對於偷竊與貪婪、殺人等言之鑿鑿。佛教稱貪、嗔、癡也是對於人的貪念教誨,研究許多律法以後,遵守的人是某一類的族群,常常因結果而失望,許多人仍都對宗教法令非常敬虔與遵守,人制定的法律卻依照權利慾望不等無視法令存在,在人都可推翻保護不該保護的人,我們是否應該思考人的現行規範與傳統的差異與效率,用在這個時代好嗎?雖然許多科學驗證是站在文明的哪一方,我們回頭看看以前的規範會更有智慧知識,有許多人審判的案子,結果是非對錯決定在多數或一人手上,悖離法律定義與正義的原則,土地與權利在原住民觀念是整個族群與天地自然共享,從無價值的概念,所以也不會失去,現在卻出現貨幣而出賣土地,更是出賣靈魂,離開家園到都市叢林生活,遵守不屬於自己的法令,不懂各種條文,反倒成為枷鎖,綑綁雙手任人宰割,原住民需要進入社會及國家, 一同遵守共同的規範,但往往忽視原住民的心靈規範與族群慣習,文化與規範產生矛盾,原住民的習慣被叫做違法,讓許多人不知道我們到底是哪裡做錯,希望有一個大家可以理解的規範,這是一種大家經過平等、討論以及互信尊重的規範,大家尊重不同族群的規範,避免產生法規處理之困擾。
 
三、原始部落律法
(一)生活規範
        路不拾遺:在部落山林中的器物決不會消失遭竊,許多人都會遵守,以往失竊會循巫師透過天眼尋找失物,不管牛羊或錢財與物品都可以被找到,不僅依靠巫師,也因為遵循天的規範,違反會被天所懲罰,甚至天打雷劈,無人可心存僥倖。
 
        記號即所有:在山林裡的生物或土地只要被按上石頭或樹枝為記,就屬於個人所有,其他人不得取走或使用,以地為例;翻山越嶺找到新地開墾,只需插上樹做記號,他日再來開墾,沒有人會來搶這塊地,因這地以做記號,就是屬於記號的家族或個人,打獵或獸夾的獵物,不會有人隨便食用,這是別人的物品,斯雖然別人沒看到,旦絕不會動人家的東西。這是大家共同遵守的規範。
 
(二)Gaga
泰雅族的Gaga是整個族群的中心,可大可小。小由五常大至國家社稷律法,小朋友的規範是在孝敬父母與順服家族,部落規範在於互相協助團結以及家族間的規範。對外的是勇敢殺敵保護族群等。
(三)自然法
原住民族的律法皆來自心靈與天地之間的連結,在山林的每個角落都有不同的精靈在管轄,無所不在於大自然間,許多人不能去觸碰源自祖靈所訂下的約或規範,謹記為守唯一的法則,與現今的法令不同的是遵守一個大原則就是所有的依歸,許多的法令卻不能滿足與規範人的行為,人創造法令卻也創造相對的法令去抵抗既有的規範,產生了所謂的辯詰。法令就須一直辯論下去,這是一個非常獨特的人的行為模式,在於無法信任制定的法令,周全與否的疑慮而創造不同天地間的法則。自然是一種規律與和諧的,不容許破壞與改變,有人悖離了就需要付出代價,代價是慘痛與生命的豪賭,沒有人可以逃得過劇變的下場。
(四)禁忌
禁忌是維護部族的和諧的一種與天定下的詛咒,天已經被記於天上的規範,以此禁忌作為不足的規範,這個規範小至平常的說話或行為,如出外打獵不得先行誇大其辭,未遵守而無獵物將空手而歸,令近親視為重大禁忌侵犯者將慘遭死亡或壯大疾病,族群之間的禁忌大同小異,皆為祖先訂下的規範,人與人之間的;與動物間;與親族間等等的禁忌,在族群間格外受到重視,此與現代漢人的律法有極大差異。
(五)人遵守法令
人的社會關係越複雜,法令訂定越詳細,法令源自於人的不信任與約束他人的行為,人們在群體生活中需要建構規範以彰顯社會公義,專制與帝國君王主義時代下也創出許多典律規範國家社會,規範的立意為訂下永遠的依循與規範,人的社會中需要約束每一種不同的人,如果用一己之私或性格的方式社會將永無寧日,文化與地域法令也不同,大國家小國家的法令也不同,法力的訂定攸關人的關係倫理,必須遵守制定的法令才能有和諧的國家。
(六)宗教(基督教、天主教、真耶穌教、佛教、道教等等……)文化
宗教是一種信仰在每個地區所產生的生活文化,在區域共同遵守的宗教有非常多種,主以勸人向善,社會族群朝向善良與美好,這是一種心靈的道德規範與崇高的願景,遵守的規範以個人信仰態度而不一,這個宗教規範會隨人也產生不同的結果,常常與時間社會與生活不同而不同,因為人還是像眼睛所看到的,有人會藉由信仰造就自己的慾望,使許多事情變的不一樣。
(七)罰責
罰責是由天的懲罰居多數,由天降下處罰非常重大,影響深遠,許多人非常懼怕,在現代資本社會的觀念下都以金錢貨幣為處分的依據,使得法令變成了權力金錢的另一種手段,這是目前法規範詬病所在,回到原始單純的規範是否會讓人的犯罪變少,過多的罰責只是讓弱勢更為低下,罰責的目的本身是讓人遵守以及產生畏懼,具有責任與擔當,從這樣的想法讓社會更好,無從區變更法令的權威。
 
四、現在的律法
常常與原住民有爭議的法令大概有(一)民法(二)刑法(三)國家公園法(四)森林法(五)野動法(六)原住民保留地管理辦法等等……..,原住民應該多數不知道那些法令是為著他們制定的,有哪些是常常觸碰引起火花的,攸關生活文化的慣習,卻無法裡解只是用原本祖先傳承的兔的利用以及生活文化卻引來違法而被處分,常常覺得很無辜,但是法令定是重刑無人可改變,一旦進入司法程序,只能自求多福,目前原住民碰到法律的案件經調查有件,以居多,看到這些資料會覺得不值得,常常因這些案件引起社會的批判,以許多不懂族群文化污衊原住民,以違反森林法案件來看;89年共11790 144 件,91年共13992年共13693年共132,顯示道藩案件有攀升的情形(台灣法務統計),這是89~93年間發生的,近幾年情況越糟糕,發生地點以南投與台東為最多,中央山脈的林產豐富導致盜伐案件最高,早期以狩獵產生的觸法較高,近年卻轉為林木商機,時代與環境上的差異造成。
 
五、慣習與法令衝突案例探討
原住民的觀念與生活非常單純,常常與國家的自然資源利用發生衝突,如(一)土地(二)狩獵(三)採集(四)森林(五)開墾(七)焚燒(八)建屋等,在進入國家體系之後整個環境所有的資源全納入國家管理,甚至衣草一木,這凸顯了幾個問題;
部落(maiasang)的概念:原住民對於部落的情感一直潛藏在心中,要不是日本理番政策運用大砲壓境屠殺了各部落族人,並且運用以番治番,以夷制夷的手段,現在原住民應該是山上最滿足的民族,有山水為伴,有廣闊的山林優游自在,老人家常常嘴中掛念大樹與野獸的奔跑,以及各地區的種種軼事,很想歸鄉,回到生長的地方是否可以找到童年記憶。
 
使用與利用轉變:原住民從早期的採集、狩獵至農業時代,經歷過程中已成為台灣原住民重要的文化,在文化形成中外來文化侵略,使本土文化遭受前所未有的衝擊,形成原住民的文化黑洞,中間遭到殖民統治近60年,整個文化已經殘破不堪,文化的侵略與帝國主義入侵,許多原住民已經忘了自己,再加上許多使用方式與利用的概念常常引發衝突,蛋白質的補給與植物採集對於原住民很平常,現在國家的制度卻不容許這樣的方式,因為原住民的土地是被施予的,早期的山林是國有地,這樣的概念下常常讓原住民變成違法。
 
六、原住民的超越慣習法
破壞山林是許多原住民不小心犯下的錯誤,如山坡地開發;土地租售他人種植作物卻造成山林土地流失,對於土地沒有情感,只是財產的觀念可以任意使用,而不是家族或部落所有大家可以影響的。暴診天物及對動物只以經濟需求,以前取皮肉販售,現在只取最貴重的鹿茸而將肉棄之山谷,這是上天給的禮物卻隨之丟棄,有違傳統文化規範社會將遭天譴。經濟誘因造成族人帶領他人進入山林破壞山林,林木砍伐最讓人痛心,將百年以上守護山林巨木趕盡殺絕,全島為此傷神,對山林諸神的不敬與侵入傳統領域是不被允許,此等等對山林輕忽怠慢行為應被譴責。
 
七、討論與結語
        許多的法令似乎完備也用於原住民,從荷蘭、日治、國民政府至今,許多的成果從清朝的"開闢洪荒"以至"化及蠻貊"都是從教化撫番下做出發,而在日治的理蕃政策之集團移住下徹底崩落原住民族幾千年的生命文化。國民政府的國語政策無非是壓垮那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重重擰碎了原住民在台灣建立的原住民多元文化,而許多的法令卻讓原住民生活更為艱苦,原漢土牛溝之藩籬沖垮之後,漢人肆無忌憚的開挖奪取最後墾地,農地的上山;溫泉的開發,觀光開路等等,原住民僅有的領地一一被攻佔,原住民比流浪漢好一些,都是找不到地瓜就回到山上找芋頭。
法令的建立無非加深傷害了原住民,在強權設置的行政機關無非監督欺凌原住民,如今山林反撲以及經濟誘因造成山林浩劫,山林破壞途徑更加慘烈,觀光的推動益增加推波助瀾毀壞山林謀取珍貴樹材,陸客登陸之後的影響使環境與山林崩壞加深,法令言之鑿鑿卻無從規範,也許只有山林祖靈訂下的禁忌與法則才能阻擋這波無情的戰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